返回

美联储货币政策充满不确定性

2019-06-26 06:51:21 来源:金融时报

本报记者刘燕春子

为应对全球经济放缓和支撑地区经济,亚洲地区多个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央行已经开启降息通道,货币政策有所放宽。与此同时,美联储也在6月的货币政策会议上释放出降息的“鸽”派信号。随之而来的是对美元支撑力的减弱、国际黄金价格的快速上扬以及对新兴市场的利好。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美联储而言,美国经济表现以及外部风险环境均是其考虑的影响因素。尽管目前美联储货币政策宽松信号增强,但市场对于美联储是否真的将在7月的货币政策会议上宣布降息仍存在分歧。美联储是否将很快按下降息按钮,若降息幅度又将有多大,都值得继续关注。

货币政策前景存变数

目前,市场普遍预期美联储将在7月将联邦基金利率下调25个基点,甚至50个基点,降息通道也将由此开启。市场对于美联储降息的预期不断升温,似乎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金融市场也因此松了一口气。然而,在一切未尘埃落定之前,变数始终存在。更重要的是,一旦美联储未按照市场预期行事,或将令市场产生动荡。

首先,美联储内部对于今年是否降息仍存在分歧。从6月货币政策会议公布的点阵图来看,有8名委员预计今年会降息,但同时也有8名委员认为今年利率将维持不变,可见美联储内部对于利率路径的走向仍未达成统一意见。不过从目前的情况看,倾向于实施更加宽松的货币政策的声音占据了上风。

大“鸽”派明尼阿波利斯联储行长卡什卡利表示,将寻求降息50个基点,而在通胀率保持在2%水平之前,美联储应当保证不加息。此外,美联储副主席克拉里达和理事布雷纳德均传递出了倾向于宽松货币政策的立场。克拉里达表示,在美国经济遭遇的不确定性增加的情况下,近期支持降息的理由有所增多。而布雷纳德则表示,政策不确定性的加剧,对全球增长前景造成压力,这促使各国央行采取了更加宽松的货币政策。

其次,美国经济数据前景存在变数。近期美国经济表现持续走弱,多个关键的经济数据表现不佳。美国6月Markit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初值为50.1%,低于前值50.5%,创下2009年9月以来的新低。与此同时,美国6月服务业PMI初值也进一步下降至50.7%。

对于美联储而言,美国经济面临下行风险以及通胀率始终不达目标,成为促使其降息的关键因素。然而,在7月货币政策会议到来之前,仍有重要经济数据将会公布,而数据结果将有可能左右美联储的决策。若美联储认为美国经济并未糟糕到需要降息支持的地步,或是继续认为通胀率只是被暂时压制,那么美联储仍有可能推迟按下降息按钮。

最后,是外部风险环境的变化。当前,由特朗普政府挑起的与多国之间的贸易争端仍未能得到妥善解决,这使得贸易争端成为全球市场关注的重点风险。本周,二十国集团(G20)峰会即将在日本举行。在G20峰会上能否取得积极成果,成为影响市场风险情绪的关键。FXTM富拓研究分析师卢克曼·奥图努加(LukmanOtunuga)分析认为,如果美国找到了解决持续贸易紧张关系的解决方案,那么将带动经济前景迅速转变,甚至可能意味着美联储暂缓实施降息。

多资产受到提振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美联储最终是否决定在7月降息,当前市场对于美联储降息的预期的迅速升温,已经反映在了多资产类别的表现之上。

美联储在短期内降息的可能,令美股市场得到刺激。与此同时,对于利率下降的预期持续令美元走弱。而美元指数的不断下行,有可能将进一步刺激国际黄金价格走高。此外,近期美联储降息预期的强化,美元的疲软,令多个新兴市场经济体货币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上涨行情。然而,仍需关注的是,美联储降息或将引发新兴市场经济体央行进一步跟随宽松的货币政策,从而导致本地货币走软。

尽管全球市场的风险偏好或将随着美联储宽松的货币政策前景被提振,然而,全球经济增速的下行风险依然存在,包括贸易保护主义、英国脱欧以及地缘政治在内的多重风险仍在抑制全球经济前景和市场的风险偏好。因此,在全球经济增速下滑的大背景下,美联储降息或将对市场产生提振,但这并不能掩盖全球经济体整体状况不佳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