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美联储最鸽派官员:要让你们失望了!

2019-06-04 07:16:54 来源:和讯名家

从2018年11月,美债收益率曲线出现倒挂至今已经有半年有余,华尔街开始疯狂押注美联储降息风暴来临。巴克莱近期预测称“美联储今年将降息75个基点,从9月份降息50个基点开始”。但美联储方面,偏爱低利率的总统“亲信”的表态却令华尔街大失所望。

华尔街:收益率倒挂,美联储最多要降息3次

美联储在年初已经明确释放了暂停加息的信号,各界都在等待下一次行动究竟是加息还是降息,不过目前降息的呼声已占上风。

Fedwatch显示,市场预计今年降息2次的概率已经高达81%。

巴克莱首席美国分析师Michael Gapen在最新的报告中表示,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美联储)可能开始下调利率,在9月政策会议上降息50个基点,以应对经济和金融条件恶化。

他说:“因此,我们对美国经济和金融条件的展望有所恶化,现在我们预计美联储今年将降息75个基点,从9月份降息50个基点开始。我们认为,如果金融条件迅速恶化,不能排除更早采取行动的可能性。”

摩根大通也预测称,美联储将在今年9月和12月降息。

近期的债券市场也反映出,市场对美联储降息的预期正在上升。2020年12月欧洲美元期货升抵自2017年9月以来的最高点,2019年12月/2020年12月欧洲美元期货的收益率之差在-40个基点,市场预期美联储将在2019年10月、2020年3月及2020年12月降息。

据摩根士丹利统计,历来美联储都会在经济陷入衰退前降息。

平均而言,第一次降息会发生在收益率曲线首次倒挂的169个交易日后。这也是华尔街押注美联储在今年降息的原因之一。

但到目前为止,美联储方面对待降息的态度仍然显得比较“强硬”。

美联储:经济很好为什么要降息?

即使是美联储内部最鸽派的官员也表示,美国经济处于良好的状态,需要等到经济恶化和通胀下降才是考虑降息的时机。

明尼阿波利斯联储主席Neel Kashkari 最近对媒体表示,现在降息为时过早,尽管贸易关系紧张和通胀较低是需要关注的,但其中任何一项都不足以让美联储改变货币政策路径。他还表示,美国现在的劳动市场数据非常强劲。

美联储副主席Richard Clarida (被外界认为是美联储里“总统的人”)最近发表了看法:经济状态非常好,只有当经济数据出现比美联储预期的更关键的、更陡峭的下滑时,美联储才会考虑降息。

华尔街预期与美联储最各派的代表人物都有了很大的落差,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谁在给美联储不降息的勇气?

前文提到,华尔街对经济形势的判断,更多来源于资产表现和市场风险偏好,比如美债收益倒挂等。

对于美联储来说,降息的条件是经济恶化或者通胀进一步下降。但美联储看经济,依赖的标准则是占经济70%的消费者支出,目前看增长势头喜人,丝毫没有恶化的征兆。另外,美联储最喜欢的通胀标准正在上升,而不是下降。

经济分析局(Bureau of Economic Analysis)今早公布的个人消费支出数据显示,4月份的商品和服务消费支出较去年4月增长了4.3%,经季节性调整后的年增长率为14.39万亿美元。这大约占美国20.5万亿美元经济的70%。

扣除通货膨胀因素,个人商品和服务的实际消费支出较去年4月增长2.7%。个人收入较去年同期增长3.9%,扣除通货膨胀因素,真实个人收入同比增长2.4%,实际可支配收入增长2.2%。

密歇根大学今天上午表示,5月消费者信心指数从4月的97.2升至100,已经非常接近在过去的20年里的最高点。消费者如此给力,上一次还是在2000年互联网泡沫前期。

当然,如果贸易关系持续紧张,股市剧烈震荡会影响消费者信心。

不过从以往的经验来看,美国消费者相当硬核,即使有影响消费信心的事件发生,消费者也会及时消费,消费支出甚至会超过其收入水平。

评论称,美国消费者收入获得增长,投入消费,撑起了良好的经济数据。

美国相关部门表示,美联储最喜欢的通胀指标,即不含食品和能源的PCE价格指数(简称“核心PCE”)在12个月内上涨1.6%,高于3月份的1.5%。虽然这仍然低于美联储2.0%的目标,但它正“朝着美联储不太可能降息的方向前进”。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Wind资讯。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