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日本央行货币政策面临考验

2019-04-18 07:07:00 来源:金融时报

本报记者项梦曦

今年以来,在全球经济增长速度放缓的背景下,美欧各全球主要经济体央行纷纷由“鹰”转“鸽”。然而,对于目前已经是全球“最宽松”的日本央行而言,实施进一步货币政策空间已经很小,因此经济增长的下滑使其面临更大的压力。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本月表示,目前并无改变央行前瞻指引的计划,但在必要时将扩大货币刺激。但分析人士认为,“超宽松”的日本央行想要继续加码,其面临的障碍将会非常大。

出口不振

企业信心下滑

日本财务省周三发布的数据显示,日本3月出口同比下降2.4%,连续4个月下滑。其中,日本3月对美国出口同比增长4.4%,其中汽车出口增长5.1%,自美进口下降了0.2%,导致日本3月对美国的贸易顺差扩大9.8%,至6836亿日元。而对华出口在2月的反弹之后再度大幅下降,3月对华出口下降9.4%。对亚洲地区的出口总量则下降5.5%,连续第5个月下降。这意味着,截至3月底的2018至2019财年,日本出现了1.59万亿日元(约合142亿美元)的贸易逆差,为3年来首次。

外需疲软加剧了人们对日本一季度经济增长的担忧。经合组织(OECD)15日发布的《日本经济调查报告》称,当前国际贸易局势紧张等因素可能影响私营部门投资和全球价值链。在此背景下,预计今年和明年日本经济将分别增长约0.75%。数据显示,2018年,日本经济增长0.7%,连续7年实现增长,但较2017年1.9%的增速明显放缓。

与此同时,日本企业信心也在下滑。日本央行近日发布的今年一季度企业短期经济观测调查显示,受世界经济前景不明、海外经济减速等因素影响,日本大型制造业企业信心指数从上一季度的19点下降至12点,跌幅创下6年3个月以来的新高。此外,大型非制造业企业信心指数也下降3点至21点,其中,批发行业大型企业信心指数下降明显。主要原因是人手不足导致人工成本上升、企业压力加大。

“松无可松”

央行政策面临挑战

黑田东彦近日表示,当前日本就业市场状态紧张,通胀上升不足,但物价增长的趋势得到了保持。虽然由于全球经济放缓,出口在一定程度上走弱,但资本支出非常强劲,预计日本经济的温和扩张之势将持续。黑田东彦重申,在当前的经济发展状况下,日本央行将继续保持宽松,并表示若通胀动能消退,可以考虑实施额外的宽松政策。

不过,市场对此表示怀疑。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认为,因其已经是全球货币政策最具扩张性的央行了,即使日本央行想扩大宽松也会面临限制。目前,日本央行已经拥有接近一半的未到期日本国债和超过四分之三的未到期ETF。投资者已经在抱怨这干扰了市场运作。因此,即使日本央行想加码宽松,其障碍将会非常大。OECD称,日本政府过度的ETF购买行为已经破坏了市场秩序。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此前也表达了对此的忧虑。拉加德表示,金融工具用尽使得部分央行几乎已经无力对抗下一次全面经济衰退。

与此同时,“超宽松”政策带来的负面影响正在不断发酵。日本央行近日公布的报告显示,虽然日本金融体系整体仍维持稳定,但银行贷款盈利能力在持续下滑。受负利率影响,金融机构盈利能力大幅受损,三菱东京日联银行等主要银行因收益恶化大幅削减招聘计划、合并或缩减国内网点并大举走向海外。对于那些支撑地方经济的地方银行境况更是堪忧,2018年全国105家地方银行盈利规模比2012年骤降了97%。为了获取利润,越来越多的地区银行可能会承担过高的风险。

西日本城市银行(Nishi-NipponCityBank)行长同时也是日本财务部官员的久保田勇夫表示,刺激计划的时间长度诱发了一些问题,包括低利率多年来损害金融机构的利润。久保田勇夫表示,非常规货币政策,例如黑田东彦的大规模资产购买计划和负利率,可能是短期内解决紧急问题的有用以及有效的措施。但快速政策持续的时间越长,副作用就越大,日本正处于这项政策的第6年,副作用的积累可能是巨大的。